箫아빠^^

在各界晃荡的小透明~~

【皇子】

【艾利】古风 架空 结局不定

chapter2

密密麻麻的阶梯通向那华美的高殿,周边的气息尽是庄严与高贵。可惜的是,有多少人为了这表层的华丽与内里肮脏的欲望拼尽了性命,躺倒在这一片庄严之中,任鲜血横流。

鞋跟敲击着地面,打破一片静寂。

“嗯,来了啊。”

利威尔及其厌恶这样的景象,对着昏庸无道的“吾皇”卑躬屈膝。

“参见陛下。”

“嗯,先不急着汇报军情,今天召你过来是与你,商量个事。”

呵,商量。

“南疆楚地送来质子,本应放置于宫内,可是由于皇后她的特殊情况...想必你也知道,对于外疆之人的相貌比较排斥。故,朕想将其子交与你,你于外疆打的交道也多,只是在性命方面...得有度。”

“陛下本不必与臣解释。”

“呵呵,好。那么,便把那孩子带上来吧。”高座之上的皇带着一种高深莫测的眼光。

被侍从领进来的是个不足10岁的少年,利威尔没有多看。

“皇上...”

“好了,今朕也乏了,汇报就用折子呈上来吧。”

… …

“是。”

利威尔转身便走,未有行礼。今天,只是给自己找来一个麻烦。而那个还算衣着干净的小男孩微一踌躇,便跟上了他的脚步。

“您好,我...我是...”

“小鬼,我劝你不要在这个时候自我介绍 。”

… …

淡淡的却带着微哑的声线。小孩有些不知所措,只是加快了些许脚步跟得更紧了些。微风中夹杂着错杂的脚步声,就像两根交错起来的生命线。

一路无言。

直到了府邸,利威尔都像是忘了这个小小的身后人,最后也只是对着佩特拉交代了几句后便径自回房了。 至始至终,孩子与将军都没有正视过对方。利威尔心思杂乱,所以没有发觉那孩子粘黏在自己背影之上的目光。

第二天一早众人便收拾妥当准备回疆,毕竟,战事松了也不能无人坐阵。

艾伦换了身衣服,出来的晚了些。衣服是佩特拉不知何时折好了放在他床榻前的,虽不华丽但整齐干净。

这,真是这么多天最温暖的夜晚了。

艾伦边整理着衣角边靠近大部队。他缓步踏出门槛,阳光便倾泻下来,映上他的脸庞,使得他不得不眯起眼睛,而就在这朦胧之中,他瞥见一个矫捷的身影,登上马背。他身材并不高大,一身黑衣,隐约在周身环绕着的是与昨夜相似的清冷气息。-----想要看清他。

不知不觉停在此地,艾伦努力地适应着光线,直到看到那白質的肌肤,修长的眉,和...那正与自己对视的狭长的眼。

“啊!”

“小鬼,在那里墨迹什么。”

“没...没...”

“佩特拉,你带着他。”

艾伦看到向自己招手的佩特拉,便快步过了去,只是那黑发的将军再未回过头望向这个方向,心里竟生出一种微妙的不满。

-----前世的依恋,换了今生的一次回眸。谁又知,只一次,就变了所有。

马儿迍迍的行着,车队里并没多少杂声。艾伦感觉的到自己的目光无时无刻不紧盯着最前方的黑衣,只是因为,无法控制。可能那是他恨着的人吧,他想。

然而,在行进还未有两个时辰,静谧的气氛却骤然之间变了。艾伦眼瞳中映着的人儿以右手握拳停止了部队的脚步,顷刻之间,银光乍现,锋利的刀刃自四面八方而来。

佩特拉迅速拔剑应战,堪堪护住二人没有伤到。

看来此次袭击是向着将军去的。

艾伦虽不足10岁,但还是初试了刀剑门道的,毕竟,生于战争时代的孩子没有选择。

“小鬼,别愣着。”

艾伦还算敏捷的接住了将军扔掷来的剑,这使他松了口气,他不想让这个就算被重重包围也不失冷静的男人小看。

恰这时佩特拉的防御出了一丝漏洞,丝丝凉风直朝艾伦面门而来...

佩特拉被吓的不轻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杀气十足的杀手就这样在一个孩子的剑下缓缓咽气,最后一眼皆是诧异,愤恨与不甘。那孩子恐怕也是没想到自己能在保命之余还得了手,那碧绿的眼眸映出了他的一切感情,是喜悦?恐怕更多的是不忍。毕竟,也不过是个孩子。

这波杀手来的疾,去的也快,见目标无望甚至还折了兵便干脆地撤了。

佩特拉将剑收回鞘中,抬手摸了摸孩子棕色的发。果真,还是有些被吓到了。

整个车队都有条不紊的整理着,这样的事儿不是第一次了。地上皆是鲜艳的血色,浓浓的铁锈味在空气中弥漫。

利威尔不断擦拭手中的剑,直到能映出人像才罢手,将剑收好,低头不知想了些什么,竟调转马头跨过鲜血淋漓的残肢断臂,走至艾伦前。

“小鬼,还不赖。”

佩特拉看见了孩子的眼中瞬间迸发的光芒。

“叫什么。”

“艾,伦。”一字一顿。

作者很话多:隔了好久才磨了一章,这就是学生党的悲哀T_T,这章有点杂(毕竟鄙人废话多~),凑和着吧。因为近来太忙,如果有bug......尽量不要在意这些细节(≧3≦),也可以偷偷告诉我哟(其实我是拒绝的。)

【艾利】小短篇【我的爱人】

文笔渣!!!文笔渣!!文笔真心渣T_T
严重ooc(这里的Levi有点病娇+软萌→_→→_→我真的是够了)
希望敢看的小天使们不要认真(认真你就输了!!)

xxxx.3.24

我的爱人他总是受伤。

我有时候很挫败,毕竟以前也是个将军,结果却连个小鬼都保护不了。

同时也有些气愤。那个小鬼竟然对我说-----那是他自己的事!

我单方面认为他不是排斥我...

只是个,逞能的小鬼...

忘了介绍下,我的爱人他很年轻,名叫艾伦,嗯…很青春很有活力(正好和我相反),在战争那会儿当了志愿军。咳,见过几次。

总之,这不是个浪漫的故事。

我因伤回来时,他竟然也尾随过来了,还说了什么...不靠谱的情话(?),然后,我觉着他还凑和,就顺势在一起了。

我想这没什么。

不过,我果真不该指望幼稚的小鬼做出什么成熟的事。

等到时局定了,他还是每天满脸伤痕。

我去清理过几次街上的小混混,那是些只会抱头求饶的渣滓,所以,我总觉得有个背后的人隐藏着。

直到... 某天我的爱人失踪了。

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故,我没受什么伤,但是醒来时便在韩吉的医疗室,并且要求(?)我不得出去...嘁...严肃什么,只是昏了过去,搞得我要死了一样。

后来,他再也没出现过。

没有人向我解释发生了什么,他们都躲着我。

我想我无所谓。

只是,有点想那双眸子,嗯,是金色的。 还有他情动时喊我利威尔的样子。

... ... 是的,有点想。

嘁...竟然连肉麻的情话也想。

我要逃出去找他。毕竟没多少人拦得住我。


xxxx.3.26

我失策了。

韩吉她居然在我的饭里掺了东西,果真,我是老了。却更需要那小鬼了吧。

韩吉把我架回来的时候哭了。真不知道她在干些什么,难道因为我自己终于想起来...是自己杀了......艾伦...吗......

原来这个故事不但不浪漫还有些悲伤。

战争给我带来的确实不少,有艾伦,也有...人格缺陷。

着实好笑。

怪不得那些渣滓都躲着我,怪不得我的思维时断时续,怪不得我越来越能侃,怪不的……我让自己的爱人躺在血色中,再也,爬不起来……

我又想到了他温柔的眉眼。

在最后一刻,金色的瞳映着的的依恋与纵容。

我终于还是哭了,在韩吉之后。虽然这不是我的风格。

… …

眼泪怎么就是掉不完...

快...给我停下来啊!

… …

小鬼,回来安慰我......

我真的,好想你。

… …

我以为沉浸于过去的人都是懦夫。

那么,我便是懦夫。

xxxx.3.29

这两天韩吉神经过敏的很,说什么我身体越来越不行了。

嘁,我也这么觉着。 甚至偶尔还能听到那小鬼喊我的声音。

可是,这难道不好吗?

我几乎是迫不及待了,去见艾伦。

啧...好像快到他的生日了。

… …

然后,终于可以告诉他:

对不起,

我爱你。


利威尔一级军士长卒于xxxx年3月30日,据说那是他爱人的25岁生日。

【End 】

就这样吧╮(╯_╰)╭,真的很渣。。。 字很少,纯属写着玩(表打!),咳咳,大家也就读着玩吧,其实脑洞来源于“精神狂躁症”,小天使们可自行度娘;-)

文笔这么渣,变得一点都不虐(不开心T_T)

【皇子】

【艾利】 古风 架空 结局不定
chapter1
    “二皇子,皇上正小憩着,不如...过半晌再来?”
-----呵,这宦官在笑。
     利威尔握紧了佩剑。
-----这些渣滓。
    “二皇子?可曾听到了?皇上他日理万机,而战事汇报...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,老奴斗胆一言...”
-----真是讽刺。
     “从二皇子现在的...额...地位来看,还是顺着皇上和其他阿哥的意思来吧。”
-----昏庸至极。
    “那么,麻烦公公,等父皇休憩之后在唤我过来。”将钱袋放在那枯朽肮脏的手里,利威尔再也忍受不住,转身走了,佩剑敲打着腰间之玉,清脆地嘲笑着这个世界。
     二皇子这个称号,如今的人们上至七旬老母下至妇孺稚童,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看似风光无限,可是果真如此?
     在他人眼中的“战神”也不过是皇上的心头大患罢了,如此可怜,可悲。
    “佩特拉,准备一下,一会儿汇报完直接回疆。”
    “可是殿下...陛下他...”
    “那老头从没想把位子留给我,待在这里也讨不了谁的欢心,嘁,等着他再削减兵力吗?好了,快点准备。”说罢,似泄愤般踢了踢身旁的紫杉椅,灰尘随之飞扬。
    “这儿...还真是没一处干净的地方...”
    “报--------!皇上召殿下进宫!”
      利威尔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(姑且算是个笑吧),这猪醒的也是及时,才回来就睡饱了。真是不想再去,那富丽堂皇的猪圈,脏的很。
     利威尔不知道的是,这次不再仅仅是汇报那么简单了。
作者有话说:各位小天使,感谢阅读,这章算是个序大概交代一下Levi的身份地位,因为是架空所以是个崭新的故事,奈何文笔太渣,有可能(九成!)出现oocTAT,尽量不坑T_T。总之,希望大家多多包涵。